追蹤
いっぺん、死んでみる?
關於部落格
《你應該知道的死亡flag》/民明書坊出版
  • 82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上帝的玩笑。SEVEN

「月依,妳還好吧?」 身邊的朋友,對著臉色難看的月依──也就是子良關心道。 一點都不好!這種感覺真是難受得快死掉了,那種莫名的痛,尤其那種痛在體內的感覺,天殺的不好到了極點!子良心中暗罵不已。 難怪陶子曾說過:「如果男人在自己的下體被高跟鞋連踹七天而不哀不縮,那女人也可以平靜地度過經期。」這句話當初不以為意,只等到自己親身體驗以後,終於知道女人有多偉大! 「嗯,拿去吃吧。」突然一隻極為熟悉的手遞了個東西到他的面前。 「巧克力?」子良疑惑的看著那隻手的主人。 「是啊,吃了感覺會好一點。」手的主人──月依眨著眼回答。 「哇喔!月依,妳男朋友什麼時候對你那麼好了?」那位綁著公主頭的朋友問子良說。 當然,我昨晚就跟她說我感覺怪怪的了,可是又已經答應今天的出遊,她就說:「…好吧,我會幫你準備一些東西。」回想至此的子良以苦笑作為回應。 「如果妳真的不行的話,我們可以坐下休息的。」另一位留著齊肩短髮關心地說。 「沒關係,我可以的。」子良一邊點頭回答一邊把巧克力的包裝拆開。 看著子良此時笨手笨腳的動作,月依忍不住把巧克力拿過來幫他用好,還拿到他嘴邊一副要餵他的樣子。 「看!人家的男朋友那麼好,你呢?」此時,身旁的兩位女性友人都開始對她的男伴興師問罪。 這時,參與此次出遊的三對情侶,除了正在吃著巧克力的子良和陪伴在他身邊的月依,其他兩對的男伴都開始向他的女伴認錯、陪罪──雖然他們不一定有錯。 「沒想到你也會害羞啊?」月依撥開子良的長髮,露出底下潔白如雪的肌膚和柔滑細緻的頸項。自己真是保養有宜啊。月依心中感嘆著。 「廢、廢話,誰像妳那麼恬不知恥的在大庭廣眾面前餵人。」子良臉紅紅地抗議。奇怪,剛剛怎麼會突然害羞起來?子良在心中疑問著。 「是嗎?那不知道是誰以前…」月依說著說著,把嘴移到子良的耳旁,用著挑逗的語調說:「趁著人家痛得不能動時,硬是用嘴巴餵巧克力給人家喔?」說話時的吐氣,吹在耳根已經紅透的耳朵裡。 「哪有……!」聽到別人揭發他的罪狀,子良連忙再三否認。但從他臉頰上的天然的腮紅和紅到快發紫的耳根,可以看出不只是有在耳朵裡吹氣的功勞,其中還參雜些許做賊心虛的羞愧感。 「而且,後來妳還咬了我的舌頭!」子良彷彿突然找到救難索而高興不已。 「如果我不咬你,你還不餵到我整包吃完?」月依無所不謂的反駁說:「加上,你當時已經餵掉半包了,我再不咬你,我都快不知道是在吃巧克力,還是吃你的口水了。」 沒想到,自以為有利的反擊,反而讓自己更加羞愧地無地自容。子良只敢低著頭吃著巧克力。 「乖乖吃吧,回家我在煮碗桂圓紅棗茶給你喝喝,你之前不是一直嚷著說要嚐嚐看嗎?這下你有機會了。」月依這幾句話還是靠在子良的耳朵說的,但已經沒有挑逗他的動作了。 說完,月依伸出手摸了摸子良的頭,就像是大人摸小孩一樣。 原來摸頭的感覺那麼好啊,難怪子良總喜歡摸我的頭。心中徘徊著這種想法的月依,忍不住又摸了一次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