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いっぺん、死んでみる?
關於部落格
《你應該知道的死亡flag》/民明書坊出版
  • 82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上帝的玩笑。FOUR

「我出去了。」 「記得我交代的事阿!如果有問題立刻打電話回來。」 子良身上穿著圍裙,一副人妻的造型,加上眼前疑似貼心的妻子送心愛的老公的畫面,倒真是為他增添了幾分賢妻良母的形象。 送月依出門後,看了看家中增加的東西,倒真有幾分回到過去同居日子的感覺。 浴室的兩副牙刷,桌上的兩副碗筷……什麼東西都是兩副,任誰看來都會覺得是有人在同居,除了床上沒有兩個枕頭。 回憶起昨晚睡前的情形…… 「當然是你睡客廳,這還用問。」月依跪坐在床上,一副這是我的地盤的樣子,手中還抱著枕頭。 「我無所謂,反正這是妳的身體。」子良露出無所謂的表情,心中卻是為了月依拿他的身體做出抱枕頭的動作感到頭痛。女生做這種動作是很可愛,若是男生來做……很噁心。她此刻的想法。 月依思考片刻後,便是拖著棉被出房門,自告奮勇的去當廳長了。 「偶爾體驗一次也無妨。」月依走之前的辯解。 子良一邊洗碗,一邊想著昨晚的情形,一邊笑著說:「月依思考時的表情,真是好笑到不行!雖然那是我的臉。」 事情做到一段落之後,子良坐在沙發上休息,享受很久沒有嚐過的悠閒。 「真沒想到,月依竟然是個SOHO族啊。」雖說分居已經半年多了,雖說這間房是自己幫她找的,但卻從來沒有過問她平時開銷的來源,原來月依一直以來都是有工作的。子良想著。 「看來我以為月依一直以來都很過著悠閒的日子是錯的,我一直錯怪她了。」子良拿起遙控開啟電視,他已經很久沒有過得那麼輕鬆了。 子良能那麼地輕鬆,其實是因為月依之前超時工作,把最近該完成的工作提早完成了。 再看此時正趕著上班的月依,正小跑著趕下一班的捷運。 「原來通勤上班那麼累啊?」本來是沒有那麼趕的,但是搬到月依家去的結果就是路途增加,所以現在剛好趕上捷運關門的月依才會喘息著。 到了公司,依照著昨晚抄下的注意事項找到自己的位置,才剛坐下不久,就聽到有同事說經理找他。 「子良啊!這次你要好好幹啊!上頭的都在等著這次的成果,如果幹得好的話,不管是升遷還是加薪都少不了你的。」經理雙手放在月依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上兩下,說話時眼光閃爍不定。 回到座位上的月依想著:叫我過去只是為了說那幾句廢話,這就是子良所說的──經理對此案子的關心?一想到子良平時都是應付這種嘴臉,突然覺得他好辛苦。 看著手中的注意事項,上面寫著工作流程,月依開始了她的工作。 其實,子良早就處理的差不多,只差一些最後的整理和報表而已,而這些工作並不怎麼需要用到專業知識,所以月依足以勝任。 中午休息時間,月依收到子良打來的電話。 「喂?月依嗎?」 「嗯,是我。」月依放下手中的便當,她不敢跟子良的同事出去吃,怕會被瞧出什麼破綻來,所以半天下來都只是默默的工作著。 「還好嗎?」口中問著,眼睛卻盯著電視看,子良中餐吃完以後就是看電視,因為他很久沒看過中午的電視了,平常頂多看看餐廳的電視,而且大多是看新聞,很少像現在可以任意轉台。 「工作的還順利。」月依哪裡知道子良現在的狀況,不然可能會罵他這樣會讓她發胖。 「不,我是問妳?」發現答非所問,子良重問了一次。 「啊?」月依疑惑了片刻,想通意思之後說:「我很好,謝謝關心。」 「沒事就好,還適應吧?」子良鬆了一口氣:「老實說,跟自己用手機對話感覺還蠻奇怪的。」 「我也是,感覺很奇妙。」月依笑著回答。 「對了。」子良接著說:「剛剛妳朋友打電話來通知後天的約會,怎麼辦?要去嗎?」 「嗯……等我回去再說。啊!午休結束了。掰。」月依說完就掛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