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いっぺん、死んでみる?
關於部落格
《你應該知道的死亡flag》/民明書坊出版
  • 82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給梅啾的賀文 ˇ夜櫻ˇ

  緋紅的雨,從樹上緩緩飄落。   樹下躺著兩人,躺在地上的那人一頭金髮,金髮下的琥珀色雙眸漾著看似沒有溫度的色澤,卻讓人感覺其中燃著冷冽卻又熾熱的火燄;而另一個人壓在那人的身上,錯落有致的青絲訴說著不容改變的黑,臉龐雖稍嫌稚氣,但卻帶有無法掩藏的魅力。   雨落,落在了底下那人的臉上,遮掩了視野,也遮掩了眼中的身影。伸手撥去,入目的是又一陣的櫻雨,他習慣性地笑了一笑。把落至唇邊的花瓣吹起,再次落下時將其含住,沒有味道,卻有香氣。   「恭彌。」輕輕喚著,一如平常地溫柔。   身上的人兒仰起頭,微啟的唇間露出些微皓齒,尾端上翹的鳳眼似水無情卻有意,兩邊面頰上的酡紅不清楚是暈眩或是嬌羞。摸上雲雀的後腦,插入髮絲的手指修長得彷彿是為了彈奏鋼琴而生,指腹上的厚繭卻是因為常年持鞭而長,迪諾有些自嘲地一笑,想起往事的同時手指已經毫無阻礙地滑至頸項。   夜裡的昏暗讓櫻花樹宛如透著光亮,映著夜景也映著翩飛不羈的鳥兒。鳥兒不似平時嚷著咬殺,而是與維持秩序的委員長形象大相逕庭地趴在迪諾的身上。反手撫過雲雀的臉龐,常見的冷淡面孔不知被丟棄何處,宛如新嫁娘的好氣色讓迪諾不禁懷疑此刻所抱著的是不是自己時常叫喚的雲雀恭彌。   如此的反差帶給迪諾的反應就是本來摟著腰肢的手往下移了幾公分,在臀部不規矩的手沒有如預料般帶來雲雀散發殺氣的目光,往昔凌厲的黑瞳覆上了迷濛的色彩,望著與平常不同韻味的雲雀,迪諾的手不自覺地又往下移。   撐起身子時讓雲雀坐在自己的腿上,微妙的身高差讓迪諾自然而然地嗅著雲雀的髮絲,貼近一聞除了雲雀的味道外還混有瀰漫在髮上的櫻瓣花香。迪諾看著滿頭花瓣的雲雀感到有些好笑,張口一吹才想起唇邊那瓣卻已隨著它的同伴紛飛而去。   髮尾被拉扯的痛楚讓迪諾低頭望去,看清懷中人的模樣讓迪諾忍不住笑出聲來,嘟著嘴的雲雀唇上正停著一抹不願離去的櫻瓣,帶著笑容的迪諾順著雲雀的意思彎下腰來。   緋紅的雨,落在交疊的兩人身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